芝诺比亚:令罗马帝国吃尽苦头的东方女皇被俘后受辱结局不明

3世纪中后期,罗马帝国的辉煌不再,蛮族入侵、农村枯竭、城市衰落、内战连绵、政府瘫痪的现象越发严重。在此期间,曾出现过很多令罗马帝国深感头疼的敌人,帕尔米拉女王芝诺比亚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那么,芝诺比亚究竟是个怎样难缠的对手?她最终的结局如何?

芝诺比娅,全名露莉亚·奥蕾莉亚·芝诺比娅,出生于叙利亚古城帕尔米拉,极有可能是阿拉伯人的后裔,大约生于240年。根据4世纪罗马作家的描述,芝诺比亚长得非常美丽,拥有炯炯有神的黑眼睛,珍珠般洁白的牙齿,以及漂亮的暗色皮肤,散发着令人着迷的魅力,可跟埃及托勒密王朝末代女王克娄巴特拉相媲美,而芝诺比亚也的确视这位埃及女王为自己的偶像。

帕尔米兰位于丝绸之路的要道上,既是商队穿越叙利亚沙漠的重要中转站,也是重要的商业中心,因此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前64年,塞琉古帝国灭亡后,帕尔米拉作为一个新兴国家出现在罗马帝国和帕提亚帝国之间,直到1世纪初才成为罗马的附庸国,拥有高度自治权。瓦勒良担任皇帝期间,为防备波斯的入侵,曾任命帕尔米拉邦君奥登纳图斯担任叙利亚总督、罗马执政官,而此人正是芝诺比亚的丈夫。

260年初,瓦勒良亲率7万大军东征波斯,并在埃德萨跟沙普尔一世展开决战。结果,罗马军团遭遇惨败,瓦勒良突围未果,沦为沙普尔一世的阶下囚。此后,沙普尔一世多次率军进攻罗马在东方的行省,幸亏有奥登纳图斯的顽强抵抗,才没能占领这些地区。可惜,奥登纳图斯在为罗马效力多年后,却因为家庭纠纷,在267年被侄儿在宴会上杀死。

奥登纳图斯遇害后,芝诺比亚把儿子瓦巴拉图斯立为傀儡国君,而将全部军国重事都由自己处理。然而,在如何对待罗马帝国的问题上,芝诺比亚跟丈夫的做法却迥然不同,她非但跟宗主国的仇敌波斯缔结盟约,并且还夺取罗马帝国的叙利亚、埃及、小亚细亚等行省,公然打出对抗罗马的旗帜。不仅如此,芝诺比亚还自封为“奥古斯塔”(女皇),公然跟罗马皇帝分庭抗礼。如此一来,帕尔米拉摆脱罗马附庸国的身份,而成为后者的劲敌。

从伽利埃努斯开始,由于罗马要集中精力对付南下入侵的蛮族,所以历任皇帝都无暇东顾,对芝诺比亚的侵略举动也只能听之任之。不过,随着一代雄主奥勒良通过“战争+和谈”的方式消除来自北方蛮族的威胁后,消灭帕尔米拉、收复东部领土自然便成为下一阶段的主要目标。271年夏,奥勒良御驾东征,并在开战前致信芝诺比亚劝降,但遭到女皇的强硬拒绝。

既然劝降不成,便只能诉诸战争来解决问题。此后,两军分别在伊姆玛亚、埃美萨展开激战,虽然奥勒良所使用的技战术不同,但无一例外都取得完胜。经过这两场战役,帕尔米拉元气大伤,甚至连傀儡国王瓦巴拉图斯都战死沙场。战后,安条克、大马士革等“墙头草”城市纷纷抛弃芝诺比亚,转而向奥勒良投诚,先前被帕尔米拉侵吞的东方各行省,由此重归罗马帝国的怀抱。

当然,奥勒良并不仅仅满足于收复失地,彻底清除帕尔米拉这个隐患才是终极目标。因此,在埃美萨战役结束后,奥勒良乘胜进攻帕尔米拉城,期望在短时间内将其攻陷。然而,攻城战的困难度远超奥勒良的想象,帕尔米拉城不仅城高墙厚、守军众多,并且拥有大量的投石器和类似于“希腊火”的秘密武器,令罗马军队吃尽苦头,甚至皇帝本人都身中箭伤。

然而,帕尔米拉毕竟是一座沙漠中的商业城市,需要通过对外贸易才能换取粮食、盐等生存用品,仅靠城中少量的储存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因此,围城战进行数月时间后,城内的希腊族商人难以忍受,便计划献城投降,而大部分守军的厌战情绪非常浓厚。在这种情况下,自知无力回天的芝诺比亚在272年初弃城逃跑,准备前往波斯避难,但在途中被罗马追兵抓获,就此沦为奥勒良的阶下囚。

芝诺比亚被俘后,并没有像自己的偶像克娄巴特拉那样选择自杀殉国,而是将反叛罗马的责任全部推卸在重臣身上,谎称自己是受到蒙蔽才举起反旗。奥勒良当然不可能相信芝诺比亚的狡辩,不过罗马自古以来就有对战败者给予宽大处理的习惯,即使对方是敌国的君主也不会处以死刑。因此,奥勒良最终只是处死芝诺比亚身边的重臣们,而将女皇带回罗马。

从帕尔米拉沦陷到奥勒良班师回朝,城内军民始终未得到惩罚,皇帝只是在这里留驻600名士兵,以抵御波斯的入侵。然而,奥勒良离开后,帕尔米拉却再次举起反旗,并残忍杀死所有的罗马驻军。奥勒良得到消息后,火速回师叛乱,并在攻陷帕尔米拉后,允许士兵在城中进行劫掠,并将幸存的民众全部变成奴隶以示惩罚。从此,帕尔米拉衰落下去,再也无法恢复昔日的盛景。

征服帕尔米拉1年后,奥勒良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成功说服高卢伪帝泰特里库斯一世投降。由此一来,原本呈三足鼎立之势的罗马帝国,在奥勒良手中再度统一。由于奥勒良有再造罗马帝国之功,所以元老院在274年为他举行盛况空前的大凯旋式,并授予他“世界重建者”的称号。在凯旋式上,芝诺比亚被用黄金锁链囚禁在金色敞篷马车上,一路上遭到罗马民众的奚落、嘲讽,可谓受尽屈辱。

不过,芝诺比亚虽然遭到羞辱,但最终却保住性命,跟随她一起进入罗马的两个女儿也分别嫁给元老院议员为妻。不仅如此,奥勒良还在环境优雅的提沃利为芝诺比亚建造一处舒适的别墅,并且每年从国库中拨出大笔资金作为她的生活费,充分地保全了她曾经身为帕尔米拉女皇的颜面。此后,芝诺比亚便在提沃利的别墅中颐养天年,并在若干年后寂然离世,具体年份、享年情况均不详。

盐野七生(日):《罗马人的故事》,中信出版社2011年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