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已成军政府

在很多人印象里,美国是“制度国家”,中国是“关系社会”,这种认识是非常片面的。

你能想象这样的画面吗——特朗普的亲信大卫·厄班(被特朗普视为知己)、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副国务卿布莱恩布拉托、国防部长埃斯珀、陆军副参谋长约瑟夫·马丁全是一个学校毕业!

美国政界和军界西点帮云集,与两个核心人物分不开——大卫·厄班和蓬佩奥。他们上位后,大肆推荐和提携西点校友。西点军校毕业生不仅在美国政界和军界呼风唤雨,在商界、学界、科学界等领域也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互相帮衬。

在历届西点校友中,最牛的是1986届。下面,就是美国媒体政治新闻网站(politco)2019年11月17日对这届西点校友的大盘点。内政外交同时被老兵控制,而且是同一所军校同一个班级的同学控制,还是很少见的。本文标题略有夸张,但西点军校对美国政界和军界甚至财界的影响不可小觑,这是事实。

一帮1986年从西点军校毕业的人脱颖而出,已经在美国政府中拥有了惊人的权力。他们是服务于总统,还是服务这个国家?

从左至右:副国务卿布莱恩布拉托、国务院参事布雷什布赫尔及国务卿蓬佩奥(图注)

1986年5月28日,在西点军校的米奇体育场,刚刚被授予少尉军衔的迈克·蓬佩奥以全班第一的成绩参加毕业典礼。他即将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从驻德国的一个坦克排排长到国会议员,最终成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得力助手——国务卿。

当天在场的还有他的同学马克·埃斯珀。2019年7月,马克·埃斯珀进入特朗普内阁,被任命为国防部长。他们的西点军校同学布雷什布赫尔和布莱恩·布拉托也在国务院担任蓬佩奥的高级副手。在国会大厦内,他们的同学、来自田纳西州的众议员马克·格林成为特朗普在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的主要辩护人之一。

由于特朗普执著于任命现任及前任军官担任要职,以及倾向于听取小圈子的建议,西点军校1986年的毕业生已经成长为美国外交和军事领域中具有深远影响的一批人。在各军种学院的史册上,这届毕业生的崛起使他们与西点军校1915年的毕业生不相上下——1915年的毕业生出了一批二战指挥官和一名美国总统。

把他们带入特朗普圈子的人是大卫·厄班,他是说客、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论员和特朗普的亲信,也是西点军校86级的一员。此人积极支持各位同学,帮助蓬佩奥和埃斯珀获得了内阁的要害职位。

左上:蓬佩奥和特朗普,右上:特朗普和中情局首席运营官布莱恩·布拉托,下图:特朗普和马克·埃斯珀(图注)

如今,这群紧密团结的毕业生——有些人不要脸地称自己为“西点军校帮”——在政府最高层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强大圈子。他们在国家事务上互相协商,在更私密的事务上也相互依赖——如在华盛顿的非正式晚宴和社交聚会上。他们还联合起来,为阵亡士兵的子女筹集了2300万美元奖学金,以纪念10多年前在阿富汗战场上牺牲的一个同学。

现在,随着弹劾调查的深入,已经涉及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的高层人员,总统所有高级顾问的忠诚度正受到严峻考验。对于西点军校帮的人说,这种忠诚可能会与母校的荣誉准则发生冲突。正如部分西点军校毕业生已经开始公开指出的那样——公开呼吁他们要保持诚实、直率、不回避问题,不容忍其他人违背这些原则。

在众议院的弹劾调查中,特朗普圈子内至少有一名西点校友被传唤作证。不过,担任国务院参事的布雷什布赫尔迄今为止并没有应众议院的要求出庭作证。弹劾调查人员还要求蓬佩奥提供相关文件,但蓬佩奥称总统的行为完全恰当,并努力阻止更多的国务院外交官出庭作证。这个精英组织内的其他成员(包括埃斯珀等人),也可能很快被迫出庭作证。调查指控称,特朗普通过其私人律师拖延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以换取对竞争对手拜登的污蔑。

作为总统政策的捍卫者,该团体的显赫地位开始造成西点校友的分化,他们中的一些人关注着华盛顿发生的事情,担心最优秀的西点同学达不到他们作为西点学员时承诺遵守的准则。

乌尔里希·布雷什布赫尔、布莱恩·J·布拉托、马克·埃斯珀、马克·格林、迈克·蓬佩奥、大卫·厄班(图注)

“蓬佩奥撒谎了,这让我很害怕” ,弗雷德·韦尔曼说,他是西点军校1987年的毕业生,退休时为中校,他也是明确反对军校毕业生进入政府工作的人之一。韦尔曼表示:“我对参与政府行政管理的军校毕业生的表现感到气馁。”

部分西点军校校友私下或在社交媒体上对自己的兄弟们提出了质疑,韦尔曼是这些校友之一。他们希望校友们在陆军和其他部门都能够恪守西点军校的荣誉守则:“不说谎、不欺骗、不偷窃,也不容忍别人这么做。”这是西点军校荣誉体系的基础,它不允许在“谎言”等词语的定义上有回旋的余地:“不容许狡辩、回避的言论,或者说,西点军校不能容忍使用技术手段来掩饰内疚”,一份关于该荣誉体系的白皮书这样写道。

然而,其他一些校友也站出来维护这个团体,坚持认为蓬佩奥、埃斯珀和其他人完全有能力光荣地承担起这场危机给他们带来的重担,在这样一个时刻,这个国家拥有(西点)86届毕业生是幸运的。

议员给蓬佩奥的信,要求安排约瓦诺维奇、库尔特·沃尔克、乔治·肯特、布雷什布赫尔和桑德兰作证(图注)

“西点军校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强大的价值体系,一个道德罗盘,让我们做艰难但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但错误的事”,约瑟夫·德平托说。他是西点军校86级的成员之一,现在是7-11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与蓬佩奥和埃斯珀等人关系密切。“就我个人而言,我知道他们在尽职尽责,所以我晚上睡得很安稳。”

1982年7月初,那是里根总统第一个任期的中期,也是与苏联冷战对峙的顶峰期,蓬佩奥和同学们来到了传说中纽约哈德逊河畔的平原上。

蓬佩奥当时一直是学员们的非正式领导。1986年毕业时,他的总成绩是第一名。注意,这不仅包括课堂成绩,还包括体育和战术练习成绩。“蓬佩奥是一个能力很强的学生,注重细节、深思熟虑”,道格卢特回忆道,他曾是西点军校社会科学专业的教授,教过蓬佩奥和埃斯珀,后来他自己也成为一名中将,在布什和奥巴马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里负责督导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

蓬佩奥在一次简短的采访中回忆说,他和现任分管管理事务的副国务卿布拉托很早就认识了,到西点军校报到后的数小时内就建立了联系。蓬佩奥说:“他出现在米奇体育场,父母们目送学员走向大巴,他跳上大巴去训练场,我们坐到了一起。”(蓬佩奥及国务卿办公室并未回应西点校友的批评)

他们俩和布雷什布赫尔在同一个学员连,他也是一名杰出的学员。布雷什布赫尔和厄班是橄榄球队的成员,他们在大四那年被选为学员旅的领导。

和蓬佩奥一样,布雷什布赫尔也是一名优秀的学员,他被评为“星级学员”,衣领上佩戴着金星。埃斯珀也并不落后,他是四个学员团的领导之一,获得过六枚功勋奖章。

1986年西点军校的毕业典礼上,迈克·蓬佩奥(上图)接受其他学员的祝贺。(图注)

“马克·埃斯珀在当学员时就显得非常成熟,当一切都必须遵守标准和纪律时,我们当中的一些人还像普通大学生一样”,一位还在军队服役且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同学谈到他的领导时说,“埃斯珀被其他学员称为STRAC学员,即:正直、坚强、时刻准备着。”

埃斯珀和厄班是宾夕法尼亚州老乡,节假日总是结伴回家并返校。两人后来都在陆军第101空降师服役,厄班还牵线让埃斯珀认识了他未来的妻子。他们还一起参加了1991年的海湾战争。

不过,他们在西点军校并不都是品学兼优的佼佼者。厄班是一名“差生”,因为微分方程和机械工程都不及格,不得不在暑假期间补课。

格林在一次采访中承认自己学得很“吃力”,没有为严谨的学术做好准备。他说:“老实说,我在三个学期里考得很差,我想我肯定上过系主任的黑名单。”

1991年冷战结束时,虽然这一届的毕业生大多数还在陆军服役,但在美军编制缩减的情况下,包括蓬佩奥在内的一部分人在达到最低服役年限后,退出了现役。

在毕业后的几十年里,86级的学员们脱颖而出。在这所历史悠久的军事学院里,一代又一代的学员被锤炼成陆军军官。

埃斯珀在回复记者的电子邮件中写道,“(西点军校)相当一部分毕业生”已经成为将军、首席执行官或行政领导。

上图:蓬佩奥与埃斯珀交谈;下图:特朗普总统和包括埃斯珀等一起观看美国特种部队打击巴格达迪的实况(图注)

这些将军中,包括陆军副参谋长马丁上将,他是陆军排名第二的高级军官。“我们真为他感到骄傲”,格林说,并预测“他很可能会成为陆军参谋长”。

其他仍在现役的成员包括:驻土耳其的北约盟军地面部队司令部司令约翰·汤姆森中将、陆军部队司令部(美国陆军最大的司令部)副司令利奥波多·昆塔斯中将、陆军国民警卫队司令丹尼尔·霍坎森中将、未来司令部副司令埃里克·卫斯理中将。卫斯理将军目前正领导陆军的装备现代化战略,以应对类似20世纪80年代中期与苏联那样的冲突,也就是应对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冲突。

事实上,来自俄罗斯的威胁仍然是他们讨论的重点。“我们经常谈论这件事”,史蒂夫·坎农说。他曾是一名像埃斯珀一样的西点学员团领导,在冷战末期,他与蓬佩奥一起,在西德的一个装甲骑兵团服役。在西点校友的私人聚会上,他说:“现在要考虑未来。你面对一个咄咄逼人的普京,在很多方面大家都觉得他在把我们拉回到冷战时代。我们确实在反复考虑这些事情。”

现在,在这届毕业生中,产生最大影响的已经不是穿军装的将军了。格林回忆说,现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陆军上将马克·米利几年前在一次私人活动上开玩笑说:“(西点)86级毕业的高级文职官员已经让将军们相形见绌了。”

格林记得米利曾说:“对于86级的毕业生来说,相比四星上将,他们更有可能成为内阁成员。”

最应该被称赞的是厄班,他策划了同学们在华盛顿的崛起,并最终进入了特朗普的核心圈子。当埃斯珀离开陆军,在国会山找工作的时候,是厄班帮了忙。当时,厄班是共和党参议员阿伦·斯佩克特的幕僚,他推荐同学埃斯珀为当时的共和党参议员、后来的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工作。蓬佩奥2011年初到国会任职时,厄班把埃斯珀介绍给主要盟友认识,帮助他在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谋得一席之地。

2018年5月1日,特朗普总统向西点军校橄榄球队颁发总司令奖杯前,与蓬佩奥、厄班和埃斯珀合影 (图注)

2016年特朗普当选后,厄班为同学们谋取高层职位的作用发挥到淋漓尽致。厄班最初是在纽约为斯佩克特筹款的过程中认识特朗普的, 2016年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参与总统竞选活动时,厄班与特朗普建立了私人联系。“我们马上就联系上了,我们合得来……那时没有人认为唐纳德·特朗普有机会(赢得大选)”,厄班在一次采访中回忆道。

在特朗普即将就职的过渡期间,厄班为蓬佩奥美言,使其得到中情局局长这一职位。他还帮了埃斯珀,先是帮他成为特朗普的陆军部长,然后在2019年把他推上五角大楼的最高职位。在最近两场陆军对海军的橄榄球赛上,特朗普与蓬佩奥及其他西点校友一起参观了厄班的包厢。

他们的同班同学史蒂夫坎农是AMB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该集团拥有美国橄榄球联盟的亚特兰大猎鹰队。坎农曾在亚特兰大招待过蓬佩奥和埃斯珀,他认为厄班是同学们在华盛顿崭露头角的明显推手——虽然此人做事不露痕迹。

正是坎农召集埃斯珀和其他同学成立了“约翰尼·麦克”士兵基金会,该基金以约翰·麦克上校的名字命名——麦克上校在2010年的一次自杀式袭击中丧生。

但是,现在没有什么能超越“雾谷”(译注:美国国务院的所在地,也是国务院的谑称,讽刺该院发言人的发言经常模糊不清)的同学关系了。蓬佩奥将同学们的崛起归功于“天意”,多年来他一直有布雷什布赫尔和布拉托陪伴在身边。他们三人最先在塞耶航空公司工作,那是蓬佩奥在2010年当选国会议员之前创办的公司。在特朗普就任总统的第一年,他们俩还跟随蓬佩奥到中情局任职一年。

蓬佩奥对政治新闻网的记者说:“布雷什布赫尔和布拉托是我最亲密的朋友,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共同报效国家的机会,这真的很特别。”

除了他们这个3人小团体,其他校友也定期聚会——即便他们在华盛顿的日程很忙。2018年,为庆祝厄班订婚,蓬佩奥和埃斯珀出席了西点军校87级校友、顶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联合首席执行官大卫·麦考密克夫妇在圣瑞吉斯酒店举办的优雅派对(大卫·麦考密克的妻子迪娜·鲍威尔·麦考密克是特朗普的前任国家安全副顾问)。

西点军校帮的其他小型聚会,每月都会在五角大楼附近的餐馆举行,如黎巴嫩酒馆。一名西点校友称,他们谈论“生活琐事”,尽量不涉及政治。埃斯珀通过电子邮件对记者说:“一部分人是我早在西点军校时就认识的,其他人是我在华盛顿认识的。不管怎样,我们都有共同的朋友、经历和价值观,这从我们在西点军校时就开始了。”

“我们是一个亲密的班级”,7-11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德平托说。埃斯珀担任陆军部长时,德平托曾担任陆军部长平民助理(译注:一战后美国陆军为加强陆军与平民社会的联系,在各州重要社区选择平民助理,协助陆军部长开展军民联系工作。这是公益岗位,不拿政府和军队工资,全美各州共有110名平民助理)。德平托说:“我们互相照顾。当一个人倒下时,我们会去帮忙。当一些人取得成功时,我们都会互相鼓励。”

德平托还说:“当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谈或者需要某种支持时,我总是可以依赖西点军校的同学。”

坎农说:“并不是每个班级都像我们这样紧密相连,这就是我们的与众不同之处。”

埃斯珀则着重强调了与蓬佩奥之间“独特的信任和融洽关系”,并认为这“有助于我们双方更有效地完成工作”。

西点军校的每一级新生都会设计自己的徽章,对蓬佩奥和埃斯珀来说,1986级徽章上的座右铭触手可及。两人都把“CNQ”——“勇气永不言弃”刻在官方纪念币上。众所周知,他们会将这些纪念币发给下属,以示感谢。

随着超党派弹劾剧的上演,其他校友正密切关注着他们的行为是否遵守了西点学员的信条。埃斯珀最近也卷入了这场争论,他支持陆军中校亚历山大·维德曼,他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乌克兰政策事务专家,在弹劾调查过程中到众议院出庭作证。

维德曼的正直受到了一些总统最强硬捍卫者的攻击,外界担心维德曼遭到报复。这迫使埃斯珀承诺,维德曼不会因为挺身而出而被打击报复。“他不应该害怕报复”,埃斯珀告诉记者,他还将这一信息转达给了陆军部长。

然而,蓬佩奥始终坚定地支持总统。这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因为他认为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通电话的内容是恰当的,同时指责众议院人在让国务院官员作证时太霸道。在国务院内部,人们普遍愤怒于他不支持自己的外交官,包括提前被召回的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瓦诺维奇——约瓦诺维奇被召回,仅仅是因为特朗普的盟友诽谤她不落实特朗普的政策(向乌克兰总统施压,调查特朗普的对手拜登)。

一名退休的陆军高级军官指出蓬佩奥的言论前后矛盾——他是否参与了2019年7月25日特朗普和乌克兰总统的通话,而这正是弹劾调查的核心。蓬佩奥最初给人的印象是他没有参与,后来他承认自己监听了这一有争议的电话。

“这非常令人失望,因为这与西点军校教导我们的一切背道而驰”,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退休军官说,“不假思索地‘耍嘴皮’,这真让人沮丧。这是西点军校的一个词,过去的意思是掩饰,”或者说半真半假,这名军官说。他注意到,西点校友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许多关于蓬佩奥处理乌克兰事件的言论。

“这不仅仅因为他是西点军校的毕业生”,他补充道,“因为这是他个人品牌的一部分,他一直都把它(西点军校)拿出来炫耀。”

许述,四川人,军事学博士,曾在战区级机关工作,并在《报》、《书屋》等媒体发表文章70余篇,接受过凤凰卫视等媒体采访,受邀到华为等演讲十余次,出版专著《这才是美军》(中将王洪光作序),出版第一年5次加印,在京东新书热卖榜常居TOP3,登上三联书店畅销书排行榜,进入美国纽约公立图书馆和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 现在成立了工作室,专注于研究美军。

最新与耳闻合作出版《兵道》一书(乔良和余戈两位老师作序推荐,王洪光中将和任国强大校,姜鸣、江晓原、杨浪等名家封面推荐),主要内容是古今中外21次重大军事改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