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维克多瓦斯奎兹

前教练:瓦斯奎兹能成世界最佳门将之一对意甲联赛来说他很完美

直播吧1月7日讯 接受《都灵体育报》记者采访时,米兰新援门将瓦斯奎兹的前教练阿亚拉谈到了关于他的话题。

阿亚拉表示:“他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对意甲联赛的风格来说,瓦斯奎兹是个完美的门将。他的状态总是很稳定,从个人角度来看,他成熟了很多。他不仅会如何扑救,他的脚下技术也很棒,而且传球能力也很出色。他反应灵敏、速度快、弹跳能力出色、意志力坚定,而且身体非常强壮。”

“未来瓦斯奎兹能达到怎样的高度?这取决于他的雄心和具体发展。他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新的环境,之后他就能做得很好,成为俱乐部的重要球员。”

“未来瓦斯奎兹能否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门将之一?绝对可以。我觉得他最好一直留在米兰效力,不要离队。一直留在米兰的话,他会对球队越来越了解,并成为米兰的一部分,而米兰是欧洲豪门。”

“要想留在意大利足坛的话,我会认为他与佩林很相似,他们有相似的体型,不过瓦斯奎兹更加强壮。身高也更高。”

近20年各队最差选秀之魔术:瓦斯奎兹拒魔术魔兽无缘搭档格兰杰

选秀是场赌博,每年选秀过后,都会有人感慨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露天看台体育》记者Zach Buckley撰文,历数了从2000年以来,NBA30队最差的一次选秀,并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指出当年该队最该选择的球员。按NBA球队英文名首字母排序,本文是第二十二期,关注的球队是魔术。

曾有2位乐透秀从未在NBA出战过,除了拜亚斯之外,瓦斯奎兹却选择在海外联赛开启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在西班牙),在今年5月刚退役。魔术本来预计他能和霍华德组成双塔,但出于某种原因,瓦斯奎兹从未能跨过大西洋。

前《奥兰多哨兵报》记者George Diaz曾打趣称,瓦斯奎兹这个“欧洲乡下人”是被NBA吓到了,因此不敢前来。

很有可能,瓦斯奎兹只是自觉能力不够强,不足以让他登陆NBA,毕竟在海外联赛,他场均也仅能得6.9分4.1个篮板1.1次盖帽。魔术曾将一个宝贵的首轮11顺位签花在他的身上,对他寄予厚望,但终究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对NBA说不。

如果魔术在2005年选秀时能有一个水晶球的话,他们会预见到格兰杰会成长为一位出色的外线进攻发起者,能让魔术的阵容变得更完整。

尽管菜鸟赛季起步迟缓,且生涯最后3个赛季受到伤病的严重影响,格兰杰生涯场均仍可得到16.8分4.9个篮板,且每场可命中1.7个三分。(仰卧撑/毛毛)

雷霆沙赞的演员表和角色介绍_全部人物 – 漫漫看电影

扎克瑞·莱维,出生于查尔斯湖,路易斯安那州。Levi在乡村长大,最后才考虑在加利福尼亚州图拉县定居。6岁开始唱歌、跳舞,在学校和当地剧院演出。后从布埃纳高中毕业,他前往洛杉矶寻求他对演艺梦想。在Buena High School毕业后,Zach前往洛杉矶去追求他成为演员的梦想。不过,他在Ojais Godspell内……详情

马克·斯特朗(原名:马科·基斯普·赛卢梭利亚(Marco Giuseppe Salussolia),英国影视演员。他的父亲是意大利人,母亲则来自奥地利。讲得一口流利的德语,他最初打算做个律师,可是,在慕尼黑学习了一年后,他回到伦敦的大学修习英语和戏剧。然后,他进入了布里斯托尔戏剧学校。他和英国的很多剧团都有合作,包括著……详情

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通过链接的方式提供相关内容(所有视频内容收集于各大视频网站),本站不对链接内容具有进行编辑、整理、修改等权利。

今天你完结了吗?(送礼粮票就OK)

所以,当巴里选好要拿给比利的食物,并赶到通道口的时候,比利正巧抱着不义比利,和闪点比利一起从通道里出来。

三个意识清醒的外带一个昏迷已久的,就这么卡在大门口,面面相觑,谁也没先开口。

而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后,巴里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可能到天黑他们都还是这副模样,便递过去一包薯片,打算先引起话题缓解尴尬。

巴里回过头的时候,就看到绿灯比利正揽着有些无奈的batson,跟在布鲁斯身后,向着这里走来。

“说起来,之前还是你说要请我们吃一顿联盟内部餐呢,结果顾问先生一安排任务,你就像被什么追着赶着似的,拦都拦不住的就先跑回福西特去了,搞得我想给你先弄点吃的垫垫都不行。”

在快要靠近的时候,绿灯比利突然松开揽着batson的手,带着些刻意的委屈与抱怨,走到比利身前站定,整个人表现的就像是个被男朋友半途放了鸽子的可怜女孩。

这整一通操作行云流水十分利落,就是成功把在场除了布鲁斯的所有人,给弄得懵立当场,一头雾水。

再说之前这个好学生,也不是没特意表现过——这让布鲁斯有些咬牙切齿的布鲁西宝贝惯用撒娇手法。

“我很抱歉我忘了这件事。可是他的情况不太好,我不确定具体是怎样的,但是他看起来很不安。而且,还有一些不太好形容的事。总之,先让我过去好吗?等下我再和你一起吃饭,还可以叫上大家一起。”

但比利显然很认真,他一回过神,就满脸歉意地看着绿灯比利,像个在哄生气女友的直男小伙,有些笨拙却又固执坚持。

巴里听了也没有拒绝,他低着头想了想,从抱着的零食堆里找出了比利平时喜欢吃的那几种小蛋糕,给绿灯比利递了过去。

绿灯比利接过来之后,就直接对着蛋糕咬了一口,边吃还边对巴里和比利竖起了大拇指。

batson和闪点比利倒没有绿灯比利那么自来熟,收到巴里递给他们小蛋糕糕,也没有立刻吃,而是都对他道了一声谢。

他抑制住心底泛起的对不义比利可能遭遇的愤怒情绪,将视线暗自转向了闪点比利。

但是即便如此,那也让布鲁斯不自觉地想到了,比利第一次到瞭望塔时,同样按捺不住的兴奋模样。

【cap也是,明明岁数也不小了,却总是表现的有些幼稚,对很多事都傻乎乎的一知半解。但也正因为这样,——】

【岁数不小,幼稚,像个小孩子,还有,有一段时间,他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理应比他大很多岁的长辈。】

【应该是那个叫威廉.约瑟夫.比利.巴特森的孩子,他去世的父亲和那位不懂魔法的同位体先生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而且,他与cap的行动路线和出现时间几乎完全对的上……】

就像是要在立刻把他给扎个清醒,逼着他把那些不该有的情绪与暧昧给丢个干净,强硬地让他看清楚,弄明白,他现在该做些什么,又该放弃什么。

就像是以往他面对的,每一个他不想放弃,却又离他而去的人一样,冷酷而固执。

就实际而言,除了这身过于宽大,似是带着某方面恶意的衣物,以及部分可见,透出丝微妙含义的痕迹,比利也没有多看见什么。

虽说单就那些,就让比利像是只被逆着撸过的猫,浑身的毛都有些反射性的炸开——只在对方落下来的那一秒,下意识的扫过去一眼,就立刻反手扯下身后的披风兜头盖了过去,还涨红着脸别开了头。

因为我们这位大红奶酪先生,可是有过成功挤下超人,得到联盟内童子军第一人称号的记录。

所以等他发现不对,跟着转过头去的时候,看见的,就已经是不义比利被披风盖得严严实实,仅露出那张过于红润的脸的样子。

“他这是”,闪点比利瞥了眼不义比利润湿的睑睫,还有他不住乱滚的眼珠,“做噩梦了吗?”带着些不确定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想是的。”比利闭了闭眼,控制着自己尽量不去想刚才粗略一瞥印入眼底的画面。

“估计还是个十分可怕的噩梦。”感觉到差不多成功了,他才故作轻松的耸耸肩,将身体转向了闪点比利。

就像是之前的激情吹超,还有吹蝙蝠的行为都不存在一样,连空气里都弥漫着股难言的尴尬。

所以比利和闪点比利同时出了声,提出了他们认为的,目前来说最能缓解尴尬的话题。

就是太有默契,以至于这两个人,在听到对方声音的那一刻,又同时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反应过来似的,互相对着笑了笑。

但估计是之前的画面带来的影响犹在,他在凑近不义比利时,身体还有些不自觉的僵硬。

“嗯。那身体上的呢?他是用人间体穿过那个时空裂缝的,可能并不像我们一样做好了防备。”

闪点比利点点头以示清楚,手上也不闲着,伸出去拉住了披风的一角,准备掀起来给不义比利做个详细检查。

比利才做好检测,松了口气正要退开,就看到闪点比利那只正要掀开披风的罪恶之手。

但墨丘利的速度到底名不虚传,比利还没来得及动手阻止,闪点比利就已经一把掀开了那条披风,露出了某种意义上,可以把那个对不义比利这么做的人送交警局的罪证。

闪点比利的语气干巴巴的,像是终于理解了之前比利盖上披风的原因,迅速把披风盖了回去,眼神也开始向上飘,像是头顶那块天花板有什么特别之处。

听到披风落下的风声,比利才小心翼翼地半放下捂住双眼的手,迅速看了不义比利一眼。

没有魔法波动,身上的伤就刚才扫的那一眼,也没有到致使昏迷的程度,脑袋至脖颈处并无明显创口。

他们同时想到了不义比利四肢和颈间的金属环,目光带着些思索,在空中相碰一瞬,又各自分开。

比利先是把那条盖在不义比利身上的披风调整了一下,以让它包得更严实些。又小心翼翼地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将不义比利抱起揽在怀间。

闪点比利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没有多作犹豫,就直接沿着比利前进的方向跟了上去。

“维克多,我需要你通知一下bat,关键人物来了。还有,麻烦开一下医疗舱,这里有伤员。”

画面的那头,比利带着些严肃的脸显现出来,声音因为正在空中行进有点飘忽,但传递过来的意思却很清晰。

维克多点点头,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又弹出一条通讯频道,通知了布鲁斯,然后同时打开了检测室的医疗舱。

不过再怎么摸不着头脑,就目前来说也没什么用了,因为他和batson已经进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蝙蝠窝——蝙蝠侠在瞭望塔上的房间。

batson听了,下意识地挑了个坐惯的位置,而绿灯比利则是坐在了他旁边。

而被抢了首发权的绿灯比利,则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拿他没办法似的揉了揉自己头发。

“为什么这么说?那个魔法波动应该也有很大的嫌疑。难道bat你是有什么其他的发现吗?不过如果确定是科技侧的话,那应该是什么能干扰时空的仪器。再加上一定的相关性,那么这是一起恶性事件的可能性的确很大,怪不得bat你会这么判断。而且,那很有可能——”

他顶着布鲁斯不动声色的审视眼神,一边伸手揽住batson似乎有些瘦弱的肩膀,一边在心里暗自叹气。

“但是这是他自己的事,我和其他几个同位体都只能称得上是外来者。即便我们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人,我们也无权干涉。”

“我会自己告诉你们的。那不会太久,也或许就是明天。因为你们是我一起战斗,互相陪伴直到死亡的伙伴,你们是我无法割舍也无法欺骗的。”

说完那些,绿灯比利又一次变回了原来的轻佻模样,张嘴就是一句挑衅扔了过去。

但布鲁斯只是无动于衷的转移了视线,并看着batson继续说起了原来的话题。

过了这么会儿,batson显然已经缓过来了。他低着头思考了一下,最后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是,从听到康斯坦丁对比利说出那句话开始,一直到现在,他的心里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种微妙的迫切感,就像是,他现在不多做些什么,到后面他就无法再多做些什么了一样。

不过比利那边,也确实是发生了什么,当然,算上闪点比利的话,应该称之为又发生了什么。

毕竟,比利最崇拜的两个超级英雄就是蝙蝠侠和超人,既然他都安利了其中一个,那么安利完了后接着安利另一个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还正吹到精彩的部分:bat他几乎算得上是联盟的大脑,他统筹着正义联盟的管理和作战指挥的同时,还兼顾着对普通人和政府的舆论战争……balabala……他似乎总能在某些关键的时刻,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即便我们当时对此并不理解,但——

总之,比利的话只说到那里,又一个同位体就当着他的面从天而降,并成功地把他的未尽之语给砸的一点不剩。

而且就像是抽卡游戏抽空了好几池子,才好不容易抽到的SSR,这个同位体的状态显然与之前来的那几个不太一样:

少见的是以人间体的状态到达这里,看起来有些惨白的皮肤下隐隐透出青色的血管,像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接触外界的空气,可以见得的地方爬起了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四肢的腕关节处,各有一个紧紧贴敷着皮肉的银白色金属环,不知是什么作用。

更不对劲的是,在一些隐秘的本该无人触碰的地方,有着看着就不太妙的红痕和青紫色的指印,像是接近股间的大腿处以及靠着肩颈的肋下。

穿着的衣物也让人觉得很是不适,套在身上的衬衫莫名的大,遮不住围着一个有着明显的S标志的黑色圆环的脖颈,还隐隐约约露出上半个胸膛和锁骨,下身穿着仅能堪堪包住臀部的宽松型白色短裤,只要稍稍一动,就能透过其中的空隙,看到弧度正好的两个臀瓣,以及由腿根向上蔓延至股间的,带着些微妙意味的痕迹。

而与其他部位的惨白不同的是,脸颊处莫名的红润,还有带着些奇怪的湿意的眼睑。眼珠似是不安的四处滚动着,死死地咬着唇,人却并不清醒,像是做着一个难以醒来的噩梦。

“抱歉,B。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拉奥啊!四个cap,这实在是,实在是太让我惊讶了。”

被布鲁斯像是带着刀子的凛冽眼神刺醒,克拉克有些忍不住似的低下头,捂住了自己莫名泛起红晕的脸。

她隐隐约约地像是听到了“B”“四个”“cap”什么的字眼,心下有些惊讶又有些好奇。

她加快速度向传出声音的会议室走去,并在进入时有些了然地看到了几乎没什么差别的四个MarvelCaptain。

巴特森先生看到出现在这里的戴安娜,有些控制不住地向前进了两步,然后被发现不对的绿灯比利及时拦了下来。

顶着众人骤然看来的眼神,绿灯比利一边维持住他惯用的轻佻笑容,一边挡在巴特森先生身前,用魔法将这话传进他的脑子里。

比莉与batson见状,互相对视一眼,也分别挡住巴特森先生另外两处空档。

“这位”,戴安娜饶有兴致地看了绿灯比利一眼,“同位体先生,我们见过吗?”就将视线转向了被挡的严严实实的巴特森先生。

“没有。”巴特森先生接收到了这个视线,像是有些狼狈的移开了眼,“在此之前,我并没有和您见过面,女士。”声音也带出明显的艰涩。

“是吗?”戴安娜有些感兴趣的挑挑眉,“我倒觉得,我和先生你像是很合得来的样子。”朝巴特森先生伸出了手。

“我也这么觉得,女士。”像是被这个举动引出些什么,巴特森先生不自觉的带出一抹笑,“我们应该会成为那种,可以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然后竟然直接绕过绿灯比利,将手伸向戴安娜,准备与她交握。

但就在他们的手快要交握的那一刻,布鲁斯和绿灯比利同时出了声,阻止了这件事。

然后,察觉到什么的绿灯比利和布鲁斯,便迅速对视一眼,双方交换了些什么,又迅速的分了开来。

然后又用眼神,把被这场面给震懵了的克拉克给冻醒,示意他把巴特森先生先带走。

“好”,戴安娜像是发现什么,似笑非笑的看了布鲁斯和绿灯比利一眼,“我等你的解释,爱吃醋的男孩儿。”就没什么犹豫的应了下来。

“小妹妹,姐姐带你去休息一下怎么样?”戴安娜却只是走到被整得有些懵的比莉面前,温声细语地征询着她的意见。

“当,当然可以。”比莉的脸莫名有些红,她难得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才有些含糊的表达出她的意愿。

“那我们走吧。”见比莉同意,戴安娜才轻轻地牵起比莉的手,带着都快同手同脚的比莉离开了这里。

“好吧。”看着戴安娜施施然的带着比莉离开的身影,以及布鲁斯莫名有些黑的脸,“那我们也走吧,这位先生。”克拉克挠了挠脸,有些尴尬的示意巴特森先生跟他走。

巴特森先生点点头,没让这位初见之下便让他颇有好感的红披风先生为难,应了声后便直接跟了上去。

“看起来十分受欢迎呢,这位戴安娜女士。是该说姻缘天注定?还是说这位女士过于有魅力呢?”

以及,凑到布鲁斯面前,挂着那抹引人烦躁的轻佻笑意,语气飘忽的问出了这么个作死问题。

被绿灯比利这么招呼了一通,他也没有直接上去就是把他暴打一顿,只是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就转过身走出了会议室。

“好吧。”被布鲁斯转身带起的披风甩了一脸,“不愧是顾问先生。”绿灯比利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连披风都比别人的厉害些。”重点是,他脸上竟然难得的带了一些不自在。

又一次被batson的披风给甩了一脸,绿灯比利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batson本来还被绿灯比利严肃的样子搞得有些愣住,但转头就被这家伙明显不走心的绿灯名言给气笑。

或许是被绿灯比利给激开了什么关窍,batson此刻的话听起来竟有些阴阳怪气。

“超人?那是谁?我从没有听过有哪个义警是这个代号的。不过也有可能是我见识太少,所以没听说过。”

“至于绿灯侠和闪电侠,抱歉,和超人一样,我从来没有听过有与之相关的信息。”

“绿箭侠的话,我似乎略有耳闻。不过与蝙蝠侠一样,他的年纪似乎也挺大。当然,我同样没怎么与他接触。”

“还有神奇女侠和海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在说水行侠和亚马逊女王吗?自从他们因湄拉王后的死决裂后,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称呼他们了。”

他一个一个的列数着这些名字,并半回忆式地与他已知的,在他那个世界的超级英雄一一对应。

但他并没有打断这位新来的同位体先生的思绪,当然我们现在或许应该称其为闪点比利了,毕竟有些事情称得上是显而易见。

更何况,闪点比利特意将神奇女侠和海王放在一起,并提起湄拉的死以及他们的决裂。

感受到闪点比利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带着些许担忧的视线,比利定了定神,努力压下这些思绪,勾起嘴角朝他露出个安抚性的笑。

可闪点比利却没被这个笑糊弄过去,他也是比利,这种境况下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心态,他自己最清楚。

只是,他不清楚该怎么去让比利放心,让他不要再因为这本该与他无关的事而忧虑烦恼。

但到最后,他还是有些放弃了似的把杯子放到桌上,自己都有些唾弃自己的,又一次用了这么个老套手法——转移话题,即便他根本就不擅长。

“那我们说说超人吧,他可是我最崇拜的超级英雄,不仅能力强大,性格也很棒。当然,我们俩也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他笑着点点头,像是没有发现闪点比利的意图,十分自然的和他吹起了他的偶像超人。

闪点比利见状,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他看了比利一眼,像是有些好奇的问起了这位超人先生的具体情况。

“当然可以了。super他可厉害了,他会热视线,能一下子就把那么厚的墙壁射穿。还有还有,他的冰冻呼吸,balabala……”

而比利显然不愧为超人的忠实迷弟,见闪点比利对超人感兴趣,停都不带停的直接就对着闪点比利安利了起来。

而果然,闪点比利只是听着比利的安利,就毫不犹豫的加入了他,成了超人的又一个迷弟。

说实话,如果他知道比利这么崇拜他,并且确实能听到那边的话的话,他可能会直接红着脸绕着地球飞个两三圈也说不定。

【拉奥啊!我是眼花了吗?!还是正在做梦?!不然,我的眼前怎么会有四个cap?!拉奥啊!四个!我是正在天堂吗?!如果这是梦,请让我不要这么快醒!】

看着会议室里的四个比利同位体,一只超人失去了战斗意志,并成功被腐蚀击败了。(bushi)

当时布鲁斯说要和克拉克谈谈,克拉克便整个人恹恹的跟上了他,显然是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的谈话不简单。

当然,是他主观意义上认为的不简单,他以为布鲁斯是要和他谈谈近期的战损问题。

我们的贫穷打工人小报记者克拉克,对此可谓是没钱没底气,也更是没胆子。反正就是向金主爸爸低头(bushi),他也习惯了。

布鲁斯并没有把他带到自己的房间,和他关起门来好好谈谈,而是转身就又一次进了会议室。

但他当时也只是诧异了一秒,以为布鲁斯想要换个口味,比如说在会议室里把他谈到无地自容,公开处刑。

所以,我们自以为颇有经验,用旧时代的目光来看待现如今的问题的超人先生,成功的因为出现在眼前的四个MarvelCaptain,而呆滞当场。

还是绿灯比利看他一直呆在那儿,有些看不过去了,上前拍了拍他,他才像是突然回过神似的,失声喊出了这句话。

然后,这成功地引来了正巧没事来了瞭望塔的戴安娜,以及向他急射而来的属于蝙蝠侠的死亡视线。

前面迪克有提到过,克拉克向他咨询过怎么向比利告白,当然,克拉克也不只是问他一个,还向很多人求助过,比如他的报社同事吉姆。

不过可能是因为,他太过专注于这件事了,他没注意到偷偷跟在他后面的达米安。

而知道老爸今天要告白的康纳,主要是克拉克磨磨蹭蹭准备的太久让他发现了,也有些好奇和期待的悄摸摸跟了上去。

不过,我们一无所知的单纯孩子康纳,没有发现的是,一早就跟在他后面的提姆。

不就是比利才从神奇队长模式变回来,就喜迎又一次上门来的迪克和闷头对着他的克拉克的双重告白,并惨糟当场扒马,即被悄摸摸跟上来的所有人发现神奇队长就是他,他就是神奇队长沙赞嘛,都是小场面(bushi),那不算什么。

“cap,我喜欢你,从不知道哪一天的哪一分哪一秒起,我的心里眼里装着的就已经全是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比利,cap,威廉,巴特森,约瑟夫,阿特菲修斯?等等,我都开始搞不清了。所以你到底叫什么,MarvelCaptain?”

而我们的话题中心,视线主角比利,只觉得自己要被这股猛得涌起的尴尬性热度给融化。

说实话,如果窗外就是一条河,他说不定会直接跳进去,而不是站在这里面对这种犹如地狱临身的场景。

但窗外并不是河,而他也不能跳进河里,主要是他也淹不死,逃避不了这种可怕的现实。

总之,面对众人的逼视,比利除了老实交代造成这种神奇场面的起因,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

那是陷入爱情斗争中的那帮男人们的事了,说得不那么罗曼蒂克一点,就是超人一人对蝙蝠家全员以及时不时的蝙蝠家内斗,还有莫名其妙被卷进这场“战斗”的超级小子康纳。

我们唯一能清楚的就是,在接下来一个月里,超人都顶着一对莫名青黑的眼,以至于大都会人民认为他迷上了东方古国的国宝熊猫。

据目击人士所说,他们经常看到,吵着吵着就大打出手然后出腿的大红脑袋和黄绿色小精灵。

不过,如果你运气够好的话,也能看到大红脑袋和黑漆漆大蝙蝠巅峰对决般的彩蛋场景。

当然,布鲁德.海文警局的警官们也发现他们的一枝花,总是莫名其妙的斗志满满。

还有的话,就是晚上总会出现的,有着一对翘臀的蓝色大鸟的奇奇怪怪的嘀嘀咕咕:不能输,我一定能赢……

听说他最近训练的很惨,而据闪电小子所说,那是红罗宾为他特别制定的训练计划。

至于比利,由于当天情形过于混乱,他的房子塌了,就目前来说,他住在永恒之岩。

因为他并不太想去思考自己住进韦恩庄园或堪萨斯农场的后果,而且他完全可以再找一个安全屋。

雄鹿控卫瓦斯奎兹接受手术或休数月 巅峰赛季场均13+9

据《雅虎体育》记者马克-斯皮尔斯报道称,密尔沃基雄鹿队后卫格雷维斯-瓦斯奎兹接受右脚踝手术,没有明确的恢复期。本赛季瓦斯奎兹状态不佳,就是受到了脚踝伤势的困扰。

瓦斯奎兹在今年夏天被交易至雄鹿队,但状态一直不佳,场均只有7.1分2.3个篮板4.4次助攻,投篮命中率34.8%和三分球命中率25.9%都是生涯最低。上赛季瓦斯奎兹在多伦多猛龙队82场比赛全勤,场均贡献9.5分2.6个篮板3.7次助攻,三分球命中率接近40%。

此前瓦斯奎兹已经确定不随队出征本周的四场客场之旅。今天早些时候,瓦斯奎兹在密尔沃基当地一家医院接受了手术,清除了右脚踝的骨刺和碎片。他曾在2010年新秀赛季和2013年接受过同样的手术,当时分别休养了两个月和四个月。

瓦斯奎兹今年28岁,身高1米98,是一名来自委内瑞拉的高大控卫。2012-13赛季瓦斯奎兹在新奥尔良黄蜂队打出巅峰赛季,他成为后克里斯-保罗时代黄蜂队新大脑,78场比赛场均贡献13.9分4.3个篮板9次助攻,年薪只有119万美元。2013年2月9日,瓦斯奎兹在对阵亚特兰大老鹰队的比赛中砍下21分11个篮板12次助攻,得到生涯唯一一次“三双”。

瓦斯奎兹伤停后,1号位方面只剩下迈克尔-卡特-威廉姆斯,杰里德-贝勒斯则更偏向于个人得分。主教练贾森-基德很有可能让2米11的“字母哥”扬尼斯-阿德托昆博更多地客串控卫。瓦斯奎兹目前的合同只剩下一年,年薪为660万美元,这次受伤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下一份合同的薪水。(牛牛)

闽南网推出专题报道,以图、文、视频等形式,展现泉州在补齐养老事业短板,提升养老服

《沙赞!众神之怒》电影结局的详细解释之后可能没有未来了

《沙赞!众神之怒》的结局带着沙赞与阿特拉斯之女的战斗惊喜和对他在DC未来的几个重大暗示而结束。特别是这次结局后,对于很多角色的未来充满了未知的悬念。

《沙赞!众神之怒》的到来正值DC宇宙即将发生重大变化之际,其结局仍然为系列本身带来了巨大的惊喜,并设定了可能的未来。《沙赞!众神之怒》距离第一部电影上映已经过去了四年。故事发生在沙赞和沙赞家族击败西瓦纳博士和七宗罪两年后,他们现在被称为费城的费材。比利·贝特森(亚瑟·安吉尔饰)试图把兄妹们聚在一起,以求共同进退,然后,他们很快就发现他们面对的是可以摧毁地球的阿特拉斯的女儿们。

故事发生在阿特拉斯的女儿们降临地球,也就是卡吕普索(刘玉玲饰)和赫斯佩拉(海伦·米伦饰)偷走法杖之后。她们希望法杖能找到生命之种,并将她们的神域恢复到巫师沙赞(杰曼·翰苏饰)设置结界之前的状态。然而,卡吕普索随后提议应该把地球变成她们的新家园,妹妹安西娅(蕾切尔·齐格勒饰)和赫斯佩拉并不赞同这么做,电影就是围绕着沙赞和卡吕普索为地球命运而战展开。

《沙赞!众神之怒》的故事发生在费城,主要事件发生的地点是费城的市民银行公园球场。当阿特拉斯的女儿卡吕普索在体育场种下生命之种黄金苹果后,生命之树开始生长,它的根遍布了整个城市,还生成了一支由神话怪物组成的军队,它们按照卡吕普索的命令破坏整个城市,威胁着市民的安全。于是,比利的兄妹在失去超能力的情况下,和巫师一道利用独角兽与怪物军队作战。

危急关头,沙赞找到了赫斯佩拉,说服她帮助抵抗她的妹妹,他们想通过闪电的力量为法杖聚集权能量,把它变成一枚炸弹,从而杀死卡吕普索和她的龙。《沙赞!众神之怒》的结尾就是沙赞飞进龙的胸膛,大喊“沙赞”变身,闪电击中了魔法杖,产生了巨大的爆炸,杀死了卡吕普索和她的龙,怪物军队也随之消失。任务完成后,赫斯佩拉永远地离开了,此时弗雷迪发现比利死了,家人和孩子们开始哀悼比利·巴特森的死,沙赞巫师希望给他一个神一般的葬礼。

比利·巴特森没有真的死在《沙赞!众神之怒》的结局,神奇女侠出现在了葬礼上,她帮助沙赞复活,盖尔·加朵以神奇女侠的形象全面回归。她以DC众神的力量帮助法杖再次获得了力量,法杖的恢复意味着沙赞也会复活。

盖尔·加朵在《沙赞!众神之怒》中客串的神奇女侠可能是她最后一次在DC出现,本来这也不是最初拍摄时的计划,但DC工作室后来通过修改让这一幕得以实现。华纳兄弟和DC工作室基本上已经取消了派蒂·詹金斯导演的《神奇女侠3》,盖尔·加朵本来要回来完成她的个人三部曲的。虽然神奇女侠戴安娜·普林斯已经确定是詹姆斯·冈恩打造DC宇宙的一部分,但盖尔·加朵似乎不会再回归,冈恩重造超人和蝙蝠侠的决定,也让盖尔·加朵继续出演神奇女侠的可能更加渺茫了。

尽管沙赞死而复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沙赞!众神之怒》的结局确实包含着一个惊喜,那就是沙赞巫师活着回来了。DC在今年电影上映之前曾解释说,他在第一部电影中传递了自己的能力后,就已经打算离开这个领域了,巫师在最后一幕回来取走法杖,这一次回来巫师完全是一个全新的,很干净体面的形象。巫师临走时正式给比利起了沙赞这个超级英雄名字,而他自己又开始了新的冒险。

在此之后,还没有明确的迹象表明巫师的未来会怎样,何况DC宇宙正在发生一些未知的大改变,人们很难确定未来到底会怎样,而大概率今后不会再出现。也有传闻说巫师可能会再去找黑亚当(道恩·强森饰),由于黑亚当利用沙赞的力量统治着康达格,巫师想再去找到他,并弥补他曾犯下的错误。

《沙赞!诸神之怒》的过程涉及到很多角色先后失去了力量,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最终应该都恢复了力量。比利·巴特森的复活让他的沙赞力量恢复,这也说明他所有的兄弟姐妹也能够恢复能力,因为比利提到他会再次把力量传给他们。此外,养父维克多·瓦斯奎兹(库珀·安德鲁斯饰)最后严谨孩子们在重建的房子里变身,这应该意味着整个沙赞家族再次恢复了能量。

此外,法杖的力量回归和神域新生命的气息让安西娅的力量也得以回归。卡吕普索用法杖击中她后,她失去了力量,变成了普通人类。最后,当神奇女侠恢复法杖的力量后,她的手掌又开始发光,手上的力量轴符号也恢复了,这同时表明安西娅在这个系列中还可以继续扩展,而且她现在决定呆在地球上和弗雷迪在一起,这是个很吸引人的故事。

《沙赞!诸神之怒》有两个片尾彩蛋,这对未来或起着重要作用。在其中第一个彩蛋中,《自杀小队》和《和平缔造者》中的角色艾米莉亚·哈考特(詹妮弗·霍兰德饰)和约翰·埃克诺莫斯(史蒂夫·阿吉饰)出现,他们被阿曼达·沃勒(维奥拉·戴维斯饰)派去执行招募新成员的任务。他们遇到了沙赞,希望沙赞加入,话说到一半比利就接受了,但他没想到招募他的是正义协会,而不是正义联盟。

片尾字幕中沙赞加入正义协会的场景直接将电影与黑亚当联系起来,鹰侠(阿尔迪斯·霍奇饰)、命运博士(皮尔斯·布鲁斯南饰)、旋风(昆特萨·斯温德尔饰)和原子粉碎者(诺亚·森廷尼奥饰)都是团队的一部分。这一场景表明沙赞在DC电影中的未来会加入正义协会,并与黑亚当产生冲突,这个故事可能在《沙赞3》中发生,如果有这部电影的话。

关于沙赞的电影,并不能保证未来就一定还会有,因为他是否会转到詹姆斯·古恩的DC宇宙现在还是未知数。虽然在《闪电侠》重置时间线后,旧DC扩展宇宙的部分内容将会保留,但还不清楚现在扎卡里·李维饰演的沙赞和与之相关的角色是否都会保留,尤其是《沙赞!诸神之怒》似乎发生在《闪电侠》重置前的宇宙中。虽然冈恩和彼得·萨夫兰将这些角色作为 DC 宇宙的一部分带回来也不是绝对没有可能,但早前重铸的决定确实表明,到目前为止,该DC系列的所有设定基本都不会保留。

所以,扎卡里·李维饰演的沙赞,其命运将取决于这一次电影的反响,而不仅仅是电影的结局表达了什么。这部电影的票房预测现在是相当糟糕的,这些迹象可能会促使冈恩和萨夫兰选择让沙赞离开DC宇宙,就像对巨石强森的黑亚当和其他角色的处理一样,除非后面有大的变化。那么《沙赞!诸神之怒》的可能是观众最后一次看到这个版本的相关角色。

还记得他吗?昙花一现的传球大师7次脚踝手术毁掉整个生涯

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他是委内瑞拉篮坛最出色的天才,是马里兰大学队史级的球星,是曾被NBA寄予厚望的下一个传球大师,他就是格雷维斯-瓦斯奎兹。

如果你是90后球迷的话,估计对这个名字会感到陌生,没关系,简单带你了解下。

瓦斯奎兹是标准的地板型控卫,以传球为第一选择,球风既沉稳,又老练,在马里兰大学效力的4年时间里,他4次率队闯入“疯三月”,当选过大西洋海岸赛区的最佳球员,并且是这个赛区历史上,第一个单赛季得分超过2000分,篮板超过600个,助攻超过700次的球员,此外,大学最后一年,瓦斯奎兹凭借场均19.6分,4.6个篮板,6.3次助攻的表现,荣获鲍勃-库西奖,是历史上第一位拿到这项荣誉的非美球员。

尽管参加选秀时都已经23岁了,但瓦斯奎兹仍在首轮被选中,在那个年代,谁不喜欢擅长传球的家伙呢?

生涯前2个赛季,瓦斯奎兹的表现不温不火,只能算是合格的轮换球员,但在第3年,随着“蜂王”克里斯-保罗的离队,主帅蒙蒂不得不重新寻找后场指挥官,环伺一周后,他果断奖目光锁定在瓦斯奎兹身上,12-13赛季,瓦斯奎兹为黄蜂首发出战78场,交出一份场均13.9分,4.3个篮板,9.0次助攻的成绩单。

在联盟助攻榜上,他仅次于隆多的11.1次,以及保罗的9.7次,排在第3位,在瓦斯奎兹的梳理下,黄蜂每百回合仍能轰下107.6分,并不比保罗时代的进攻效率(109.5分)低多少,也是从这个赛季开始,人们重新认识了这位来自委内瑞拉的后场天才。

但遗憾的是,瓦斯奎兹的巅峰就只存在这一个赛季,之后的时间里,他保守伤病的困扰,特别是脚踝,前前后后接受7次手术,伤情跟斯蒂芬-库里极为相似,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莫名其妙地扭伤,严重影响瓦斯奎兹的竞技状态。

唯一不同的是,库里在勇士团队的治疗下,通过改变训练方式,最终战胜了这个顽疾,不仅连拿2个MVP,还率领勇士开创王朝,成为NBA近几年最成功的球队和球星。

而瓦斯奎兹,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频繁的受伤使他彻底沦为流浪汉,16年之后被篮网裁掉后,就再未回到赛场上,尽管命运已然注定,但瓦斯奎兹却并不打算就这么放弃,在不断的受伤和康复中,他又坚持整整3年,直到19年夏天,瓦斯奎兹仍旧没有完全康复,连走路都是一瘸一拐,在亲朋好友的劝说下,他这才不甘心地宣布退役,然后进入鹈鹕的教练组,用另一身份回到NBA的赛场上。

这就是瓦斯奎兹的故事,他是天生的后场指挥官,尽管偶像是“白巧克力”杰森-威廉姆斯,但他的传球却一点都不花哨,生涯中期,瓦斯奎兹还开发出稳定的三分投篮,14-15赛季,他以37.9%的命中率,投中133记三分球,此外,瓦斯奎兹的防守也在不断进化之中,毕竟他拥有1.98米的身高,这在1号位上可以说占尽优势。

如果不是因为伤病,瓦斯奎兹绝对会有一番作为,不错的三分投篮,顶级的组织能力,中等水平的防守,再加上优秀的尺寸,基本在任何一个球队,都能混上首发。

雷霆沙赞中维克多瓦斯奎兹的扮演者是谁

库珀·安德鲁斯2016年加盟电视剧《行尸走肉》,饰演Jerry。其后,参演《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贼巢》等影视作品。2019年,在电影《雷霆沙赞!》中饰演维克多·瓦斯奎兹。

游走在寄养家庭的14岁男孩比利,为了寻找亲生妈妈连警察都敢捉弄,终于又被抓到放回社会安置系统,因而来到新的寄宿家庭。在这个有点奇怪、但非常温暖的寄宿家庭中,比利认识了年龄相仿的弗莱迪,以及同一个屋檐下的小朋友们。这时的比利因为多年寻找未果,几乎已经放弃与妈妈团圆的渴望。

一日,比利看不惯总是欺负弗莱迪的校园恶霸,站出来替弗莱迪出气,但是一打二的比利选择逃跑为上策,意外来到永恒之岩。永恒之岩仅存一名守护者巫师,他多年寻觅接班人无果,因此要比利喊出沙赞的名字。喊出沙赞的比利,顿时变身成身穿鲜红色超级英雄装的成年人,并拥有所罗门王的智慧、海格力斯的力气、泰坦神族阿特拉斯的耐力与宙斯操纵雷电的神威、阿基里斯的勇气、赫尔墨斯的速度,共六种超能力。获得超能力的比利不知所措的跑回家向弗莱迪求助,开始一连串搞笑的能力测试,两人也在此过程中培养更深厚的友谊。